总算挤进了列车厢,身边的阿叔差点被车门夹到,但我们俩都为成功登上列车而互报以微笑。

列车一开动,为了在摇晃不已,拥挤不堪的车厢中站稳脚步,唯有将手搭在眼前一位美女的肩上,美女也通情达理,或许是为了稳住下盘,来个拦腰一抱,紧紧的把我扣住。

我俩四目交投,贴近得几乎听到彼此的心跳声,此刻时间过得飞快,一眨眼就到站。是时候跟美女道别了,虽然依依不舍,但也没办法。

轻轻的说一声:老婆,下班见。

10363465_911694295513275_6945237712836005927_o

发表在 生活天空 | 标签为 , | 留下评论

今日打油一首

入城办事顺摘书,两本今古一草根,
虽说裤袋穿气孔,如玉金屋最销魂。

10263989_911077568908281_4429114457112001415_o

发表在 心电图 | 留下评论

打油诗《白证》

此斯亮证扮良民
白米生虫还啖狮
古说白莲出污泥
今见豺狼披羊皮

图/转自老友 William Wong 王麒毓

10472158_897063383643033_7990892809010413150_o

发表在 心电图 | 留下评论

糊涂蛋打油一升《止渴》

南国公鸡生金蛋
官爷拍胸老调弹
人欲煎煮无处寻
方知摆件在神坛

图/摄于新加坡恭锡街后巷
10372927_896843866998318_6399691768052942309_o

发表在 心电图 | 留下评论

小渔村
水上人家
天空
比我家乡的宽

图/摄于南马龟咯
10448639_895685397114165_6100766992036134729_o

发表在 心电图 | 留下评论

空穴来风

开口
吐出一张空白

耳边
来了一阵凉风

发表在 Uncategorized | 留下评论

打油诗--官告

海纳千川沟沐浴
包容乃大任飙歌
方圆影射衙门送
我有财权汝奈何

发表在 心电图 | 留下评论